痛苦历经阿基利斯腱撕裂胡德

痛苦历经阿基利斯腱撕裂胡德为未来退休生涯做规划。去年的12月6号,当罗德尼·胡德因为左阿基利斯腱撕裂而痛苦地倒在场上时,他开始思考自己的篮球生涯。

「我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大部分球员过去在阿基利斯腱受伤之后直接选择退休。」这位波特兰拓荒者的摇摆人在这个月接受ESPN的采访时说,「没有人能在受伤之后满血归来或者比之前更进步,除了多米尼克·威尔金斯;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球员受伤后能够重新回到球场上,并且保持健康。」

在NBA历史的74个赛季里,只有44名球员发生过阿基利斯腱撕裂的惨剧,其中有10名球员现在仍然在场上打球。J.J.Barea、DeMarcus考辛斯、RudyGay和Wesley马修斯都从伤病中走了出来并且取得了不同程度上的胜利,然而胡德与Kevin杜兰特、DariusMiller、DavidNwaba、DwightPowell和JohnWall等球员还在等待复出的道路上。

这个小群体已经演变成为一种篮球互助会,一群从来没当过队友的球员因为共同的伤病经历联系到了一起。

「我知道很多兄弟都想要给我建议,」胡德说,「我尝试向杜兰特、马修斯和考辛斯求助,因为他们经历过那样的伤病,透过他们的帮助我每天都变得更有自信。」

胡德说杜兰特经常会发讯息给他并询问:「嘿,哥们,你怎么样了?你的心理状态还好吗?你在哪里进行复建治疗?」

杜兰特在2019年NBA总冠军赛中的G5遭遇了右阿基利斯腱撕裂。他错过了整个2019-20赛季并且不会参加布鲁克林篮网7月底在奥兰多复赛后的比赛。胡德同样也不会参加,即使拓荒者正在努力争取最后一席季后赛名额。

考辛斯的情况又不相同。在2018年1月份左阿基利斯腱撕裂之后,他在去金州勇士之前恢复了将近一年。他在勇士打了三十场例行赛之后又在季后赛的第二场比赛中遭遇左四头肌撕裂,不久后他又在热身赛中经历左腿前交叉韧带撕裂。

他在洛杉矶湖人队的替补席上目睹了胡德受伤的整个过程,并给予了他所有的支持。

「我想给他几天时间去平静下来,所以我仅仅给他发了一个讯息,」考辛斯说道,「我知道那段时间有多么艰难,你的情绪会跌入谷底,所以我仅仅只给他发了一则『我会为你祈祷』的简讯,我一直在为他担心,我的内心牵挂着他,但当这趟『旅途』到来时,你一定要自己挺过这一个艰难的时期,你可以的。」

当考辛斯阿基利斯腱撕裂时,他听取了很多经历过这一伤病的球员的意见,包括Wilkins和生涯末期的Kobe。那是对于考辛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经验,他现在对胡德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马修斯也表达了类似的关怀:「当胡德向我寻求帮助时,我把那当成是对我为重返赛场所做出努力的肯定,因为那让我重新找回了比赛状态并且保持健康,」马修斯说道,他的主治医生也同样为胡德和考辛斯做过手术,」那是一种非常折磨人的伤病,心理和身体上都会受到影响。Kobe在我阿基利斯腱断裂后询问过我,那简直难以置信,有了他的帮助,再结合我所学习到的知识,我更坚信我可以成功的康复。

罗德尼·胡德在12月6号遭遇了左阿基利斯腱撕裂。他期望能够在2020-21赛季时回归。

马修斯在2015年的3月遭遇了左腿阿基利斯腱撕裂并且仅用七个半月就重返球场,在NBA所有经历阿基利斯腱撕裂的球员中恢复时间最短。马修斯自从伤病以后已经打了超过三百场比赛,并且在NBA停摆之前他在联盟龙头密尔瓦基公鹿的65场比赛中先发出席了62场。平均来看,一个球员从阿基利斯腱撕裂中恢复大约需要一年的时间,这也许会让胡德赶上可能在十二月开打的2020-21赛季。

胡德的恢复有条不紊,他进行了非常积极的康复治疗,尽管如此,他的恢复速度可能还是要参考平均标准。他伤后三个月,NBA因为武汉肺炎病毒的传播而停摆。拓荒者在5月8号重新开放了训练场馆,胡德每天上午7点到8点半在那里训练。因为社交距离规则的原因,胡德仍然没有和队友长时间的待在一起,如果他能在赛季时加入球队,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待在家中打着石膏或者穿着保护靴是很艰难的,因为负面情绪会充斥你的大脑。」胡德说道,他希望能在球队正式比赛开始之前能够去参加训练营。

「一旦你开始尝试移动或者小跑,自信就会回归,之后你的完全康复只是时间问题。我有很大的把握去找回从前的自己并且继续打出高水平的篮球。」

尽管阿基利斯腱撕裂已经不再是一个近似于为职业生涯画上句号的伤病,但也有IsiahThomas在1994年阿基利斯腱撕裂以后再也没有打过职业比赛的例子,其十足的毁灭性仍然可以迫使球员们开始思考他们退休之后的生涯。

「那让你明白你拥有的一切会在弹指间离你而去。」考辛斯说道,他在二月被湖人裁掉以后变成了一名自由球员,「我们对自己的工作和职业生涯的现状非常满意,并且认为那种状态将伴随你很长一段时间,但现实就是那在我们的生活中只是昙花一现。」

因为遭受到严重伤病困扰的同时联盟也被迫停摆,27岁的胡德的未来还是一个未知数。他又回到了过去生活过的地方:杜克大学,他参加2014年NBA选秀之前在这里打完了他大学的最后一个赛季。学校在疫情期间开始进行在线教学,胡德因为在离开杜克时差了8个学分而没有获得学位,如今他在妻子的催促下重新入学,他的妻子在2014年获得大学学位之前同样为杜克打球。

「当他受伤遭遇阿基利斯腱撕裂时,那时我的想法是『好吧,你真的需要尝试把注意力集中在拿到你的学位上,尤其是在这段联盟停摆的时间」胡德妻子说道,她主修戏剧研究,辅修社会学,「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去争取一些学分并且为拿到学位证而努力。」

完成大学教育对胡德来说很重要。他的父母都打篮球并且都在密西西比州大学取得学位证书,那是胡德大学生涯开始的地方。他的妈妈,是一名从业时间很长的教育工作者,并且是密西西比州莫瑞迪安高中的第一位女校长。她拥有教育领导学的硕士学位。胡德的姐姐和他的兄弟都曾为查塔努加市的田纳西大学打球,并且取得了学位。

「我现在对知识充满了渴望,特别是看到这个世界所发生的变化,看到非裔美国人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我想为此做出一些能力所及的事情,」胡德说道,「得到杜克大学的学位证书是很特别的事情,尤其是又回到了我出身的地方。」

胡德在参加2014年NBA选秀之前在杜克打完了他大学的最后一个赛季。杜克篮球教练Mike沙舍夫斯基说他对胡德回学校修完学位的行为并不感到惊讶。

「NBA球员的生活是艰难的,直到他的人生尽头都是如此,」沙舍夫斯基说,「你的路还很长——当你不打球时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会认为有一个大学学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加从容。」

胡德是在线位学生之一。这门课每天通过Zoom上两小时,一周上五天,从5月13日到6月5日,并且在6月6号进行期末考试。杜克的政策是尽可能保护学生成绩和作业的隐私,所以教授不能在胡德的期末成绩上做评价;但是这位教授告诉ESPN,「Rodney写了一些很出色的论文并做出一些很棒的陈述讲解。」

「他棒极了,」教授说,「他那特别的谦逊,脚踏实地,并且受人喜爱的特点深深打动了我。因为这些原因,他和其他的杜克学生一样充分融入到了课堂之中。你永远不敢想象他还是NBA三分命中率最高的几个球员之一。」

胡德希望能够恢复到之前赛季生涯最高49.3%的三分命中率。但是多亏了这些有过同样经历的球员的支持和他为了学位证书所付出的大量时间,他将会更加从容的去面对篮球生涯结束后的生活,这一天总会到来。

「一旦生涯结束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考辛斯说道,「所以我认为他在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能够很好的为退休以后的生活做铺垫。」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eme: Overlay by Kaira Extra Text
Cape Town, South Africa